后宫故事网 民间故事 作为雍正皇帝的宠臣 他们为什么得不到乾隆的认可

作为雍正皇帝的宠臣 他们为什么得不到乾隆的认可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雍正和乾隆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一看。雍正帝宠臣,为何不被乾隆认可?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当权者的变动势必会影响其下属的权势地位、身后之名。对于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这对脾气秉性、统治方式、所处历史背景截然不同的父子帝王而言,这句俗语显得尤为贴切。雍正皇帝对于大清王朝的历史功勋,青史可鉴,但为了整顿吏治、推行改革;为了稳固皇权、打击政敌;他也不得不采用严苛施政方式,予以高压统治。

  可雍正皇帝的严酷毕竟非天性使然,而是王朝发展、皇权稳固的历史必然,提起底他毕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正常人。雍正皇帝的“爱憎分明”,让其得罪了诸多皇室子弟、满洲勋贵和既得利益阶层的同时,也收拢了一大批誓死效忠的自身党羽势力。其中,李卫、田文镜、张廷玉这三位汉臣,就是雍正皇帝赋予巨大恩宠、绝对信任的最佳代表。

  李卫、田文镜这两位雍正朝的封疆大吏,被雍正皇帝列入“时天下督抚,朕于心关切者”;被乾隆皇帝列入“皇考所最称许者”;被《清稗类钞》评价为“雍正一朝,疆臣最蒙恩眷者、信任之专者”。而三朝老臣张廷玉,更是被雍正皇帝在遗诏中予以“器量纯全,抒诚供职,宣力独多;训示臣民,其功甚钜”评价,赋予“配享太庙,以昭恩礼”恩宠的顶级宠臣。

  可等到乾隆皇帝接过雍正皇权以后,这三位被雍正皇帝宠上天际的老臣,又落得何种下场呢?

image.png

  李卫

  于西湖花神庙的雕塑被下令拆毁,并赋予了“仰借皇考恩眷,任性骄纵,初非公正纯臣。讬名立庙,甚为可异”的负面评价。

  田文镜

  于泰陵附近的坟墓被拆毁,并予以“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旨,剥削成风,豫民重受其困”的负面评价。

  张廷玉

  年老致仕,仍得乾隆皇帝三次重责,并赋予了“罢太庙配享”的严厉惩治。张廷玉病逝后,乾隆皇帝虽然以“要请之愆虽由自取,皇考之命朕何忍违”为由,赋予了“应仍谨遵遗诏,配享太庙,以彰我国酬奖勤劳之盛典”的皇恩浩荡,但其身后之名无疑被抹上了一层浓重的黑色。

  对于乾隆皇帝而言,对李卫、田文镜、张廷玉的负面评价乃至变现惩治,无疑是对雍正皇权的抹黑,甚至直接表面了对雍正皇帝“识人不明”的不满。可雍正皇帝毕竟是自己的亲爹,毕竟是选择自己继承皇权的“恩人”;李卫、田文镜、张廷玉三人毕竟为大清王朝的统治根基稳固、盛世状态良性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将雍正朝宠臣几乎尽数贬低的乾隆皇帝,果真如现今网络上的戏谑之言一样,“以坑爹为己任,以反爹为目标”?

  或者,乾隆皇帝此举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苦衷?

  就实际历史功勋而言,大清王朝在乾隆皇帝治下出现了鼎盛景象,固然有着雍正皇帝打下的坚实基础,但自乾隆三十年到乾隆六十年的30年间,国库存银能长期保持在六千万两以上,统治疆域辽阔,皇权高度集中,社会经济空前繁荣也绝对离不开乾隆皇帝的“有为之治”。也就是说,乾隆皇帝绝非网络上所说的“败家子”、“无能昏君”,而是一个深谙帝王心术、治国成绩突出的有为之君。

image.png

  如此君主,能赋予雍正朝宠臣如此态度,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苦衷:

  1、维护满族利益

  对于接过“虚晃盛世”的雍正皇帝而言,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康熙皇帝晚年“标榜仁政、怠政荒政”造成的财政亏损、吏治腐败等诸多弊政,雍正皇帝必须予以严苛手段,高压改革、重拳整治。康熙皇帝之所以选择雍正皇帝继承康熙皇权,也正是看中了他对朝政弊端的清醒认识和大治决心。

  再加上因为“九子夺嫡”事件中,雍正皇帝隐忍不发、曲线夺嫡的负面影响,让其登基之初就被“继位不合法”甚至“弑君篡权”、“逼杀亲母”的负面舆论包围。皇权不稳,何来国家不治?为稳固统治根基,为即将而来的财政改革、八旗重整、吏治整顿提供有利环境,雍正皇帝必须用对皇室宗亲、满洲勋贵的严酷无情来实现。

  但如此执政态度,固然会带来皇族成员、满洲勋贵的不满;财政改革、吏治整顿又让既得利益阶层对雍正皇帝充满了仇恨;再加上雍正皇帝在位期间一直忙于内政,而无暇顾及边疆争端等诸多实际问题,让刚一登基的乾隆皇帝也面临着诸多统治危机。

  为了缓和雍正朝以来的紧张统治环境,为拉拢和安抚皇族成员、满洲勋贵和雍正改革得罪的既得利益阶层,乾隆皇帝只得大张旗鼓的为雍正朝的政治犯人平反、正名;选择性地推翻一部分雍正朝成例;甚至,对那些鼎力支撑雍正皇帝清算政敌、推行改革的宠臣、重臣也要适当惩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顺应历史发展背景,先行稳固自身皇权,解决外部矛盾和整顿,再论后事。

  2、安抚地方

  对于李卫、田文镜和张廷玉这三位雍正朝宠臣而言,除了“薄惩理固当,以示臣道贞”的张廷玉,就属李卫和田文镜所得惩治,最为简单粗暴、直接明晰。可如果细数李卫和田文镜在“为官一任”时的所作所为,就能发现乾隆皇帝对两人的惩治理由并无过分之处。

  能被雍正皇帝评价为“忠诚体国,公正廉明”,也算至允至当;在其主政河南期间,也确实使得辖地“府库不亏,仓储充足,察吏安民,惩贪除弊,殚竭心智,不辞劳苦,不避嫌怨,庶务俱举,四境肃然”;但是,这些正面评价和施政政绩的得来,却有着极大的代价。

image.png

  田文镜病逝后,继任河南巡抚雅尔图对其有着“文镜在豫,百姓至今怨恨”的负面评价,由此揭开了失去雍正皇帝庇佑之田文镜在河南“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的主政形象。对于当时的田文镜而言,雍正皇帝的命令和想要的河南模样,就是田文镜的终极目标。为达到这一目的,田文镜将自己酷吏的一面极致展现,使得“豫民重受其困”。如此“唯上”的官吏,在雍正朝或有存在空间,但在一心营造宽松统治环境的乾隆皇帝看来,此人断不该享如此盛宠。

  《清史稿·列传八十一》有载:“世宗在藩邸,知卫才,眷遇至厚,然察卫尚气,屡教诫之”,如此恩宠、信任李卫的雍正皇帝,都无法忍受其“使气凌人、骄慢无礼”而对其有过数次谕旨训斥,可想而知其在主政浙江期间的所言所行能嚣张跋扈到何种境地。

  江南之地,历来是清代统治阶层极为重视的“粮仓”、“钱袋子”;同时,也是反清思想泛滥、反清活动频发的“高危”地区。对于这一地区的统治办法,清代帝王一直奉行着“恩赏并行、宽严相济”的统治风格,高压统治不可少,拉拢安抚更需时时进行。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和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安抚江南士绅、敲打江南官吏,就是出自此意。

  雍正皇帝在位期间推行的诸如“士绅一体当差纳粮”、“摊丁入亩”等财政改革,已经严重得罪了江南的既得利益阶层,让这一地区的反清思想变得异常活泛,乾隆皇帝也只得对曾经主政这一地区,“任性使气,动辄肆詈”的李卫予以适当惩治,让江南百姓看到新朝态度,安抚、拉拢效果并行。

image.png

  3、杀鸡儆猴

  李卫和田文镜,作为雍正朝地方官员的宠臣代表,被乾隆皇帝作为收拢人心、重塑朝野环境的惩治对象,效果明显;但对于被雍正皇帝委以“辅政”重责的张廷玉,久润官场、势力庞大,才是乾隆皇帝真正避讳同时也最有实际意义的利用对象。

  惩治张廷玉的意义在于:压制其和鄂尔泰之间的党争形势;打击汉臣势力,争取满臣支持;就此逐渐实现自己对朝政大权的绝对掌握,将皇权集中发展到极致状态。

  乾隆三年,果亲王允礼病逝;乾隆十年,庄亲王允禄被罢职停薪、一代名臣鄂尔泰病逝;雍正皇帝悉心安排的4位辅政大臣,仅剩张廷玉一人。也就是说,挡在乾隆皇帝皇权集中道路上的障碍,就只剩一个张廷玉;能被乾隆皇帝拿来当成“杀鸡儆猴”工具的人物,就只剩一个张廷玉;张廷玉会得何种下场,可想而知。

image.png

  后记

  “一朝天子一朝臣”,固然有理;但历史背景不同、朝局环境不同或许才是导致前朝宠臣沦为当朝罪臣的主要原因。乾隆皇帝对李卫、田文镜、张廷玉的无情表现,固然令人寒心,但出于统治根基稳固和皇权集中的理性考虑,这番操作也属无可奈何之举。就此来看,乾隆皇帝“虽有败度”,但也属深谙王道的有为之君。

  参考文献:《清史稿》、《清实录》、《清稗类钞》、《啸亭杂录》、《清史讲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20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