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故事网 后宫故事 宣华夫人简介 她最后结局如何?

宣华夫人简介 她最后结局如何?

  宣华夫人是南北朝时期陈朝宁远公主,陈后主陈叔宝同父异母的妹妹。宣华公主有太多的兄弟姐妹,她在父皇眼中是个可有可无的女儿,唯有母亲姬氏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爱。

  她哥哥陈叔宝是个才能平庸的人,守不住陈朝的江山,北方的隋文帝正准备磨砺刀剑直插陈朝心脏的时候,陈叔宝还沉溺于酒色,大放厥词,,隋朝的军队必定越不过长江之险,宣华夫人的公主头衔遥遥欲坠。

  隋开皇八年,晋王杨广率领水陆50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向陈朝袭来。陈朝早已不堪一击,几个月之后,杨广就打到了陈朝都城,一路攻进皇宫,抓到了藏在井下的陈叔宝。

  宣华公主同陈叔宝等皇室中人都被俘虏带往隋朝京城。陈叔宝好歹是陈国君主,隋文帝并没有杀他,还给他加官封侯,好好养在京城,有仆人侍候。但是宣华夫人这样的公主却没有那么好运,被充入掖庭,当了侍候人的宫女。

  宣华公主虽然是个不受宠的公主,但是也从来没有干过侍候人的活。她年纪又小,母亲和亲哥都不在身边,独自生活在宫中的她不免战战兢兢,从一国公主贬为宫女的过程让她受尽了苦头。

  宣华公主年岁渐长,模样渐渐张开,忽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玲珑小巧、清婉秀丽。隋文帝虽与独孤皇后一往情深,但是当独孤皇后年老色衰之时,隋文帝就对美貌年轻的女子动了心思。

  一日,隋文帝偶然见到了宣华夫人这个小美人,迫不及待地宠幸了她,宣华夫人从宫女一跃成为隋文帝的妃嫔。

  独孤皇后虽然默认了宣华夫人等的妃嫔的存在,但是她心中渴求的还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隋文帝此举伤了她的心,内心郁闷的独孤皇后身体迅速衰败,撒手而去。

  爱妻的死亡让隋文帝悲痛难抑,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他亲自为爱妻送葬,还修了天下最豪华的寺庙为爱妻祈福。

  日日思念爱妻的隋文帝身体也渐渐不好,太医们都劝隋文帝要保重身体,找个方式来纾解内心的烦闷。

  于是隋文帝就想起了他闲置在后宫中的众嫔妃,这些青春靓丽的妃子能暂时让他忘记失去的痛苦。

  宣华夫人是隋文帝比较喜爱的一个,所以就从陈嫔晋为陈贵人,与另一位宠妃蔡贵人共掌后宫大权。

  陈贵人虽然受到隋文帝的宠爱,但那不是男人对女人真正的喜爱,陈贵人更像是帝王手中逗闷的玩具,尽管脱离了宫女的悲惨生活,但是像金丝雀一样被养在笼子里面,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陈贵人这样的美人,惦记的人可不少,杨广就是一个。隋文帝还是没能从失去爱妻的悲痛中缓过来,加上年事已高,躺在病榻上,好像随时都能一命呜呼。

  眼看着父亲已日薄西山,杨广望着病榻前侍疾的陈贵人的曼妙身姿,浴火焚烧,压制不下去。所以他尾随前去更衣的陈贵人,想强迫并占有陈贵人,一把上前抱住了陈贵人,秒秒钟就把陈贵人的衣服扯开了。

  陈贵人又气又急,却反抗不得,男子的力气本来就比女子的大,况且杨广还是习武之人。陈贵人哭哭啼啼地找隋文帝告状,说:“太子无礼!”

  隋文帝知道这件事情后,怒不可遏,下旨要废了这个敢动老子的女人的太子,可是如今宫中的势力已经被杨广掌控,杨广匆匆赶来,软禁了隋文帝,这就是“仁寿宫变”。

  没几天,隋文帝就驾鹤西去了,也有传闻说是被杨广下手毒死的。隋文帝死了,无人撑腰的陈贵人再度被杨广强迫发生关系,之后光明正大的成为了杨广的妃子。

  宣华夫人唯二的两个男人,都不是真心爱她的,对她感兴趣完全是因为容貌的关系。带着这样的遗憾,两年后,宣华夫人病逝于深宫之中。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首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大家可能都认为这首诗是如李白那样大家所作。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写出这首诗的是一个小小的歌舞伎,她叫杜秋娘。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杜秋娘这个小人物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出此诗的呢?

  杜秋娘从小长于妓院,只因为她的母亲在妓院谋生。杜秋娘的生父是南京姓杜的一个官员,来妓院寻花问柳之时遇见了杜秋娘的母亲,便包下了杜氏,没过多久,杜氏就怀孕了。

  没想到这个姓杜的官员却不认杜氏腹中的孩子,还趁着官员调动离开了当地,杜氏只好再度回到了妓院,生下了杜秋娘。

  杜秋娘十五岁的时候,被镇海节度使李�花重金买下在李府当了一个歌舞伎,主要的工作就是依据乐师的曲子排舞、练舞,然后在宴席上跳给宾客们看,作为助兴的乐子。

  杜秋娘心气高,总觉得乐师谱的词曲都非常一般,自己业表演不出什么好的效果,辱没了李�花了的重金,就自己谱写了一曲《金缕衣》,在宴席上唱给李�听:“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李�虽已年过半百,但是他依然没忘记年少时的雄心壮志,只是年纪一大有点力不从心。杜秋娘这一曲,再度唤醒了李�的满腔热血,李�对杜秋娘顿时生出了喜爱之情。

  杜秋娘凭借此曲在宴席上艳压群芳,博得了李�的欢心,就此成为了李�的侍妾。

  杜秋娘和李�这对老夫少妻,感情甜蜜,度过了一段恩爱时光,杜秋娘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这样的幸福生活是她想都没想过的。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唐宪宗企图收回藩镇割据势力手中的权力,身为节度使的李�很是不满朝廷的这番举措,所以他依仗自己手中的兵力,起兵反了朝廷。

  在朝廷打大军的镇压下,李�很快就败了,在战乱中被杀,杜秋娘作为罪臣家眷被充入宫中为奴,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成了宫中的歌舞伎。

  杜秋娘不甘心自己的一辈子就要在宫中这样孤苦无依地过下去,她要博得众人的眼光,乞求能有人垂怜她,把她救出这个地方。

  于是颇有心计的杜秋娘在宫中的一次宴席上再度唱起了《金缕衣》,清丽婉转的歌声从杜秋娘口中唱出,杜秋娘还随之一舞,身姿摇曳,直叫人看直了眼。

  舞毕,众人既感叹于此诗的意境,韶华易逝,能抓在手中的就要牢牢抓住了,不然留有的只有无尽的悔恨,又感叹于杜秋娘这个小女子的歌声、舞步,仿若一体,融合得极为美妙,勾人心魄。

  杜秋娘这次吸引到的是哪高高在上的天子,唐宪宗。唐宪宗正值青年,杜秋娘真是唱到他心坎里去了,这等妙人一定要时时陪伴在身边才好,于是就把杜秋娘封为秋妃,光明正大地成了自己的女人。

  飞上枝头变凤凰,大概是杜秋娘最为形象的比喻了。杜秋娘与唐宪宗十分恩爱,唐宪宗爱极了杜秋娘的一颦一笑。

  他们有时候泛舟游湖,有时候对月吟诗,颇有唐玄宗和杨贵妃之态。不过,杜秋娘虽受尽了唐宪宗的宠爱,但是她却没有如杨贵妃那样在宫中为非作歹。

  相反地,杜秋娘用自己的慧心与才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唐宪宗,不露痕迹地参与了一些军国大事,成为唐宪宗生活和工作上的贤内助。

  唐宪宗也没有辜负杜秋娘,在大臣建议他选妃充实后宫的时候,唐宪宗笑着拒绝了,还说:“我有秋妃一个人就足够了。”

  魏晋南北朝时期,思想比较开放,这种开放不仅指男子,同时也指女子。特别是公主贵妇,比之寻常百姓,私生活十分混乱。

  《南史》记:“自宋、齐以来,公主多骄淫无行,永兴主加以险虐。”本文的女主角,就是南朝梁武帝箫衍的嫡长女永兴公主萧玉姚。在她之前的公主,多骄淫放纵,到了永兴公主这儿就暴虐凶狠了!

  萧玉姚是嫡长女,自幼受到梁武帝的宠爱,让她养成了一副专横跋扈的性子。等到她成年之后,梁武帝为她选择了殷均做驸马。

  萧玉姚忤逆暴躁、奢华贪婪、张狂任性、文盲无知。而殷均恰恰相反,他文静简朴、温和理性,同时也是远近闻名的书法家。梁武帝点了这番鸳鸯谱,就是希望殷均能够帮萧玉姚收收性子。然而他却没想到,这错点的鸳鸯谱,让萧玉姚变的更加凶狠无忌。

  公主下嫁殷均,依照惯例,是在宫外修了公主府的。公主和驸马之间的关系,是君臣而不是夫妻。所以公主不会住到驸马家里,若是有需要,会召驸马到公主府来。当然驸马也有特定的日子到公主府就寝,而公主不得反对。

  如果驸马和公主两人感情好,小夫妻两住在公主府,和寻常人也没什么两样。若是感情不好,驸马就只能在规定日子,到公主府居住了。

  《南史》:“均形貌短小,为主所憎。”殷均长的又矮又丑,萧玉姚很是憎恶,所以自然不会主动召见。就算到了规定日子,也总想办法避开。

  第一次萧玉姚露了一手丑陋不堪的书法。将殷均父亲的名字,写成大字,张贴在墙上。等殷均来到公主府,看见满墙都写满了自己已逝父亲的名字,当下愤然离去。

  这期间,萧玉姚勾搭上了梁武帝的六弟萧宏,也就是她的亲叔叔。史记萧宏长的俊俏挺拔,“长八尺,美须眉,容止可观”,是个美男子。认识了这样一个帅哥,萧玉姚自然对自己的丈夫更加无感。

  等到第二次殷均到公主府时,萧玉姚故伎重演。这次殷均受不了了,拿着萧玉姚的墨宝,跑到宫中哭诉。

  殷均的父亲殷睿和梁武帝是好朋友,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做出这样的事,梁武帝自己也下不了台。所以尽管疼爱公主,梁武帝还是把公主叫来打了一顿。

  梁武帝这一顿打下去,不得了。不仅使萧玉姚对殷均越加憎恨,同时也葬送了两人的父女关系。萧玉姚本来就忤逆骄横,这下子连带梁武帝也恨上了。后来与箫宏见面之时,经常吐露自己对梁武帝的不满。

  箫宏本人很有野心,重权在握,时刻觊觎着梁武帝的皇位。他本人妻妾众多,为什么还会结交萧玉姚,违背人伦?当然是有目的的。在萧玉姚表现出对梁武帝的恨意之后,箫宏露出了真面目。

  他对萧玉姚说,只要能杀了梁武帝,将来等自己坐上皇位后,你就是皇后。萧玉姚也是脑子不清楚,还真就信箫宏所说。等到第二次进宫的时候,就找了两位杀手,扮作自己侍女的模样,想要找机会干掉自己的亲爹。

  两个男人,扮作女人,总还是会露出马脚的。梁武帝的侍卫官察觉出异常,派了几个亲卫藏在屏风后面,时刻保护梁武帝。

  梁武帝却没想那么多,知道萧玉姚要来之后,十分高兴。萧玉姚说想要和他单独说些体己话,也让伺候的人退下了。

  而等到人一走,萧玉姚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她一下摔掉茶杯,两个杀手当即扑向梁武帝。幸而侍卫官安排的护卫没有退下,动作迅速的将梁武帝围起来,将两个杀手捉拿。

  经过审问,自然供出了箫宏。而梁武帝虽然气愤自己的女儿和弟弟这样对自己,但还是放了他们一马,让公主出宫去了。

  与亲叔叔有私,意图谋害亲爹,那叫一个狠毒恶劣!《南史》对她的评价,十分公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43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