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故事网 青楼红颜 夏姬对男人的致命诱惑

夏姬对男人的致命诱惑

  中国历史上其实出现过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浪漫爱情故事,但是由于受到宋儒泯灭人性的礼教束缚,流传到今天的真性情的历史爱情故事要么被任意的歪曲诋毁,要么早已消失在茫茫时间的河流之中了。

  春秋中页(公元前640年左右),有个小柄名叫“郑”,国君叫做姬兰(史称郑穆公),膝下有一女,生得既美丽,又妖娆。她的美丽是绝世级别的,她的妖娆也是足以被称颂为“性感女神”。如此一个兼具美丽和风骚的女人,注定了会有一个沧桑的一生。

  这个女人就是春秋时期四大美女之一的夏姬(准确的生卒年已不可考,“夏”是从她第一个丈夫的姓,“姬”是她的父姓)。

  传说,夏姬少女时便得到了异人指点,学会了一套“吸精导气”之方与“采阳补阴”之术,不仅能让男人在床上欲仙欲死,还能够令自己驻颜有术,青春常在。这个传说当然是不足为信的,但是写史之人为了对那么多各种各样的男人迷恋夏姬找一个看似合理的原因,于是创造了这个传说。不过,无论如何,夏姬的美和媚,一定是震撼人心到了极处。

  据说夏姬的第一个男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名叫子蛮。但二人好景不长,子蛮早死,于是美丽和妖媚兼备的夏姬便成了国内权臣争相染指的对象。郑穆公无奈之下只得把她许配给了陈国的大臣夏御叔。

  夏御叔本是陈国君主的后代,官拜司马(相当于现在的军委主席),有封地在株林。自从得到夏姬这个绝世妖姬之后,夏御叔便再也不愿踏出株林这片温柔乡了。夏姬婚后生下一子,取名夏舒征,又称作夏南。

  好景总是不常在,夏御叔命中注定无福消受这天大的美人恩,很快就死翘翘了。

  毖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夏姬这样的寡妇中的极品。没过多久,夏御叔的生前好友孔宁与仪行父便成了夏姬的入幕之宾。这二人同为陈国的大夫,在陈国的地位颇高,夏姬和这两个陈国重臣有了床第之欢,对她母子二人的人身安全和生活水平来说,当然有决定性的帮助。而最重要的是,夏姬那得天独厚的美貌和性诱惑,是她无法丢弃的“璧”,所谓怀壁其罪,即便她想要低调点龟缩在家里不招惹谁,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仅不可能,若她真做出一副烈女像,反而有可能把她和她的儿子送上绝路。

  时光荏苒,转眼夏南已经十来岁的年纪了,夏姬为了不让小小年纪的儿子受到自己身不由己的生活状况的影响,便把夏南送回了娘家郑国学习深造。郑国地处现在的河南新郑一带,无险固可以据守,历来被晋、楚、齐三国蹂躏欺负。不过比起地处偏僻的陈国来说,还是在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先进很多。

  长期以来,夏姬和孔宁、仪行父三人之间的默契都没有被打破。直到孔宁这老小子忽然心血来潮,向陈国君主陈灵公盛赞夏姬的妙处,于是又演绎出一段三龙戏一凤的“千古佳话”来。

  陈灵公一开始并不相信已经“奔四”的夏姬还能有孔宁说的那么天花乱坠,但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夏姬不仅没有受时光无情的摧残,反而在历经沧桑之后更加增添了一份令男人看到她便不能克制的欲望,简直可以说是“不得不上”般的不可抑制。

  陈灵公一旦尝到了夏姬那天下仅有的妙处后,便一头扎了进去,再也不愿出来。甚至于这三个有同好的君臣之间为了相互炫耀,竟然在朝堂之上穿着从夏姬那里拿到的内衣攀比笑闹。

  从这个时候开始,这君臣三人便常常联裾而至,所谓“几P”的现代说法,在他们眼中早已算不上时髦的词了。

  陈国有个大臣叫做泄冶,看不惯陈灵公等君臣三人和夏姬之间的Party(不知道是不是吃不到葡萄的缘故),于是劝陈灵公道:“君臣同床‘搞搞震’,怕影响不好吧?”陈灵公当面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当着泄治的面连连认错,不过转眼他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孔宁和仪行父,这二人岂能由得他人对他们既Happy,又可以拍马屁的集体娱乐活动提出质疑,于是找了个机会把泄治“咔嚓”掉了。

  孔子后来曾评价泄治说道:“以区区之一身,欲正一国之淫乱,死而无益。”连孔圣人都这样评价泄治,更何况一介弱女子的夏姬,她可从来没有主动勾引过谁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夏姬在陈国的地位也相对稳固,生活水平保持了她丈夫在世时候的标准。

  夏姬的儿子夏南聪明勇敢,不久后从郑国学成回家,被陈灵公封为司马,承袭了他父亲的职务。自此陈灵公更是以和“司马”商讨政务为由,三天两头的往株林跑。

《诗经》“陈风”里有一首《株林》,开头几句是“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便是说的陈灵公和两个大臣常去株林Happy的事情。

  要说这夏姬的魅力到底有多大,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出一斑。株林地处陈国的西部边境,离陈国王宫还是有点远的,特别是在当时那种连橡胶轮胎都没有的交通条件下,陈灵公和孔、仪二人还如此频繁的奔命于两地之间,足以看出夏姬对男人那致命的诱惑。

  此时的夏姬保守估计也得有三十好几岁了,正是女人最让男人痴迷的年纪。夏南的回家,却让这黜三龙戏凤的戏出现了曲终人散的结局。

  从《诗经》里的《株林》一诗不难推断,在当时陈灵公和孔、仪三人与夏姬之间的娱乐活动,一定是广为流传开来了的。所以很多人对于后来夏南杀陈灵公的理由大多认为是夏南对夏姬和陈灵公及孔、仪三人之间的“淫乐”感到羞耻,才动手杀了陈灵公,迫得孔宁和仪行父逃亡楚国。笔者认为,这种认识是值得商榷的。

《史记》对夏南杀陈灵公一段是这样记载的,“十五年,灵公与二子饮于夏氏。公戏二子曰:‘征舒似汝’。二子曰‘亦似公’。征舒怒。灵公罢酒出,征舒伏弩厩门射杀灵公。”从这一段记录来看,好象是因为陈灵公和孔、仪三人在夏南家饮酒过量,把夏南当作“大众儿”来占便宜开玩笑,才令夏南大怒,所以射杀了陈灵公。不过我们若把这个事件结合到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就会发现史书记载的不一定是历史的真相。

  首先我们应该要清楚,春秋时代遵守和奉行的礼教以周朝的那一套为准。

  周朝初期依然保留着“亚群婚”的生活习俗。所谓“亚群婚”,指的是不同氏族部落之间的集体通婚,也就是说,一群男人是另一群女人的“公共”丈夫。所以,夏姬所处的时代,类似她那样生活的女人并不鲜见。我们仔细研读《左传》,可以看到大量的诸侯间姐妹同归、姑侄女同嫁一男的事例。因此,夏南不会是因为这么一点在当时看来毫不稀奇的小事,便要背上弑君的罪名。

  那么夏南是因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生命前途来冒险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他的母亲——那个叫夏姬的美丽女人,为了她们寡母弃子的生存,不得不与有权势的男人们周旋,还得强颜欢笑。夏南不是因为后人强加给夏姬的“荒淫”之罪感到羞耻,而是因为长期以来他的母亲为了家庭,不论自己是否喜欢,都得和这些有权势的男人们虚于伪蛇的屈辱;他所感到的愤怒,来自于母亲被当权者强迫的愤恨,却不是后人所说的什么夏南是对他母亲的性行为感到羞耻,才杀掉陈灵公的。

  不过夏南杀掉陈灵公却是大事。春秋时期人们的道德水平相当高,孔宁和仪行父侥幸逃脱性命,不敢在陈国呆下去,连夜投奔楚国。

  楚庄王正在愁找不到伐陈国的理由,此来的孔、仪二人恰好给他带来了一个最合适的战争借口。次年,大概是公园前598年的冬天,楚庄王以平乱的名义,率领诸侯伐陈,陈国战败,夏南被杀。逃奔晋国的陈灵公的儿子被接回来继位,为陈成公。

  夏姬无论如何的美丽,却也救不了自己儿子的生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56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