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故事网 青楼红颜 小凤仙最后的爱与哀

小凤仙最后的爱与哀

  1949年,她隐居沈阳。成为4个孩子的继母。1954年,她在沈阳离世。

  1998年,孩子们才知道,继母“张洗非”本来就是小凤仙。

  在沈阳的大东区和皇姑区两地,找到了伴随过小凤仙渡过最后岁月的三位老人———李有才配偶和李桂兰。

  小凤仙是李有才和李桂兰的继母,李桂兰和小凤仙共同生活了5年。三位年纪加起来已有200多岁的老人回想着尘封了50多年的旧事……李桂兰以为,小凤仙嫁给自己父亲的原由是,“早在开国前,我父亲李振海就是大帅府的工作职员,小凤仙总去探望赵四小姐,我父亲完全有大概当时候就熟悉了小凤仙。两个人有个最大的共同喜好,就是特别爱听评书。”

  1949年,丧妻的李振海娶回了小凤仙。刚进门的小凤仙立即成了4个孩子的母亲。

  这个新过门的母亲与周围的女性有着那么多的区别,“吃穿坐行就透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李桂兰的哥哥李有才回想说。当时候李有才20多岁,“当时,我已经加入工作,极少回家,和继母接触最多的就是妹妹李桂兰。”

  “爱美,整洁,不爱干活。”是李桂兰总结小凤仙的最大特点,“刚开国的时候,大家都穿得很土气,但是她特别爱穿旗袍,并且在旗袍一侧别着一个小手帕。”

  看着与众区别的继母,李桂兰不由得好奇:“你为什么要把手帕别在旗袍旁边呢?”对于雷同的问题,小凤仙只是浅浅一笑,从不作答。

  但是,总有小凤仙欲言又止的谜底。“继母特别喜欢一张照片,她老是拿出那张照片静静地看,看照片时也从不隐讳我们,那是她和一个年青将军的照片。”70多岁的李桂兰回想,“照片里的男性很英武,肩上有着很大的章,衣服上另有好多金黄色的穗。我就问她,‘这是谁啊’,她仍是淡淡地一笑答复,‘这是一个密友’。”

  李桂兰家里的生活来历完全靠父亲在支撑,生活艰巨可想而知,纵然这样,小凤仙依然过着悠然的生活。

  “她干得最多的活就是洗自己的衣服,从来不做饭,可是生活却很有规律,每日凌晨自己出去遛弯的时候,都会在外面吃过早饭。”对于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继母,李桂兰从不敢心生抱怨,“因为无论从哪看,她都是一个不一般的人。”

  小凤仙和梅兰芳碰头,证实了李桂兰的推测。1951年初,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率剧团去朝鲜慰问赴朝参战的志愿军,途经沈阳表演,下榻于那时东北人民当局社交处的接待所。小凤仙和梅兰芳联络之后,得以碰头。

  “第一次仍是我带继母去的,因为当时我在当局工作,惋惜第一次没有见到梅先生。第二次,继母带着妹妹李桂兰去探望梅先生。纵然那次,我们也还不知道,继母就是小凤仙。不过看到梅先生对她的客套,隐约猜到,继母决不是平凡人。”李有才回想说。

  那次碰头后,梅兰芳托人处理小凤仙的工作问题,小凤仙被安排在省当局幼儿园里工作。

  1954年春,小凤仙患上雷同于暮年痴呆和脑血栓的病症。最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伴随小凤仙的是李有才的老婆佟别英。

  在小凤仙抱病之前,佟别英就已嫁进李家。“婆婆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也是一个要求进步的人,当时候,无论街道组织什么活动,婆婆都努力加入,有时候还拉着二胡唱上一段,宣传党的政策。”

  佟别英同样看过小凤仙的那些照片,而获得的谜底始终只是:“婆婆淡淡地一笑。”

  抱病后的小凤仙,巨细便都不能自理。“红颜自古如名将,不许人世见白头”,谁也不能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邋遢女性和那个倾国倾城的小凤仙联络起来。想来,短暂清醒之间的小凤仙是无比疾苦的。

  对于小凤仙精确的灭亡日期,李桂兰的回想是,“应该是在1954年的3月份,不过,当时候我正好妊娠,所以没有去加入她的葬礼。”

  大概是50多年的光阴流逝,让一段记忆变得斑驳陆离,李桂兰的哥哥就有着与妹妹区别的回想,“葬礼我去了,父亲把继母最喜欢的照片放进棺材里,其他的都烧掉了,我记得应该是秋季的时候。”

  很难判定,小凤仙是幸福的仍是不幸的,自幼被卖到青楼,当然不幸,交友蔡锷,维护共和,斗智袁世凯,这些原来不应该是一个弱女子所应承但的重任。她和蔡锷之间的恋爱,宛如一幅布满激情的油画,厚重而又热烈,不求被人接受,只求于己回味。

  其实,小凤仙基本不会在乎后人怎样推测她,因为早在几十年前,视小凤仙为红颜亲信的蔡锷,就已经给出小凤仙和所有世人一个谜底了,蔡锷送给小凤仙一副春联中这样写道:“不信美人终苦命,从来侠女出风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58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