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故事网 青楼红颜 钱塘诗妓苏小小

钱塘诗妓苏小小

  苏小小家先世曾为东晋官,流落到钱塘后靠祖产经营,成了当地较为殷实的商人,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么个女儿,十分宠爱,因她长的娇小,所以叫小小。苏小小十五岁时,父母谢世,于是变卖家产,带着乳母贾姨移居到城西的西冷桥畔。

  她们住在松柏林中的小楼里,每日靠积蓄生活,尽情享受于山水之间。因她玲珑秀美,气韵非常,在她的车后总有许多风流倜傥的少年。没有父母的管束,苏小小也乐得和文人雅士们来往,常在她的小楼里以诗会友,她的门前总是车来车往,苏小小成了钱塘一带有名的诗妓。

  有一天苏小小在游玩之时碰到了一位俊美的公子–阮籍。两人一见倾心,阮籍到苏小小家拜访,受到美人的礼遇,晚上便同榻而眠。苏小小从此与阮籍形影不离,每日共同游山玩水。可是阮籍的父亲听说他在钱塘整日与妓混在一起,非常生气,把他逼回了建业。苏小小整日企盼,却不见情人回来,终于病倒了。

  幸好她还不是太死心眼的人,一些可心的文雅公子进屋来,陪苏小小聊天,她渐渐恢复了车马盈门的往日生活。

  在一个晴朗的秋天,在湖滨她见到一位模样酷似阮郁的人,却衣着俭朴,神情沮丧,闻讯后才知此人叫鲍仁,因盘缠不够而无法赶考。她觉得此人气宇不凡,必能高中,于是主动提出为提供钱物上的帮助。鲍仁感激不尽,满怀抱负地奔赴考场。

  当时的上江观察使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身为官员不好登苏小小之门,于是派人请她来府中,没想到苏小小架子很大,催了几次方来,孟浪决定难为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信口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孟浪赞佩不已。

  佳人薄命,苏小小在第二年春天因病而逝。这时鲍仁已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赴任时顺道经过苏小小家,却赶上她的葬礼,鲍仁抚棺大哭,在她墓前立碑曰:钱塘苏小小之墓。

  苏小小的故事:

  南朝时候有一名妓叫苏小小。

  苏小小不但生得花容月貌而且能诗善书聪明绝顶。只是因为家遭不幸才被逼沦为歌伎。苏小小虽然堕入风尘却力保自身清白。

  当时一批纨绔子弟专门寻花问柳胡作非为。苏小小为了避开这些人的胡缠常常煞费心机。这日她正在鸳鸯湖边的画舫中弹琴不料那帮无赖又追随而来。帮助苏小小撑船的姑娘叫银瓶她正拿篙站在船头一看情况不对便抡起竹篙想把船撑开;可那批家伙已经赶到船边一把将竹篙拉住争着要往船上爬。这时湖中的采菱

  姑娘被激怒了她们抓起菱角一齐朝这帮家伙掷去打得他们哇哇直叫不得不退下船去。但他们仍旧拉住船绳抓住竹篙不让画舫开走。

  一个采菱姑娘从菱桶里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大白天胆敢爬到姑娘的船上去”一个脸上生毛的公子说:“我姓李他姓孙还有姓赵、姓钱的咱爷们都是京城来的堂堂相公。苏小小的船我们为什么上不得”采菱姑娘说:“你们虽是相公却肚子空空;苏小小虽是歌伎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们有哪一件比得上她?”李相公一听这话拍着胸脯说:“嘿!琴棋书画我们也会。你敢小觑我们相公,来人呀把她们的菱桶拉上岸来打碎砸烂。”几个家丁一声吆喝拥到湖边拉住菱桶往岸上拖。

  苏小小见状忙走出舱门来到船头柳眉一竖厉声说道:“慢!你们要我待客就叫家丁住手。”相公们一听立即照办。苏小小又说:“我虽沦为歌伎但非势能辱非力能取。你们要我待客就得懂得待客的规矩。”“什么规矩望苏小姐指点。”苏小小侧着头说:“要我待客就得以礼相待凭才取胜。”众相公呆了问:“凭什么才。”苏小小慢慢回过头说:“你们不是说都会琴棋书画么?我来给你们出个画题请各位相公每人绘一幅画给我谁画得好谁就是我的座上客。”众人齐声说:“这办法好,请苏小姐快出画题。”苏小小早已胸有成竹她看看各位相公冷笑着说:“诸位相公我看你们生得个个貌若潘安大家不如相互把相貌画下来也好让我赏识一番。”众相公听得苏小小夸他们貌若潘安心里乐滋滋的连声说:“妙极妙极!”苏小小差点笑出声来忙将袖管一拂掩面进入舱内。

  相公们立即忙开了。他们叫人拿来笔墨纸砚就在湖边的亭子里把纸铺开。赵相公对着钱相公孙相公对着李相公大家相互盯着对方的鬼脸画将起来。

  相公们虽然各自作画但心里打的却是同一个鬼主意:定要把对方画得越难看越好这样方能显出自己最美。结果赵相公给钱相公画上了牛鼻子钱相公给赵相公画了两只铜铃眼孙相公把李相公的舌头画得足有半尺长活像个吊死鬼;李相公把孙相公的耳朵扩大了几倍远看像只白象近看像只猪……不多久相公们的画都完成了他们一声高呼:“苏小姐请出来赏画吧!”“苏小姐快看我的画!”“看我的画!”“先看我的画!”相公们争先恐后地叫着苏小小站在船头指着赵相公的画说: “赵相公你画的是谁呀?”赵相公指着钱相公说:“我画的是他。”苏小小向采菱姑娘喊道:“你们看像不像钱相公呀?”采菱姑娘们明白苏小小的用意齐声回答:“像!”钱相公本来只顾看自己的画经采菱姑娘一叫唤禁不住回转头去看赵相公的画。这一看不要紧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一把抓住赵相公的衣襟问:“这上面画的是谁?”赵相公听得采菱姑娘说他画得像因此也一口咬定:“我画的就是你呀。”“混帐!”钱相公骂了一句“啪”地打了赵相公一巴掌。赵相公吃了一巴掌侧过头去正好看到钱相公给他画的像。“啊!”他也吃了一惊转过身去一把抓住钱相公的衣襟厉声问:“你画的是我么?”钱相公看赵相公气势汹汹怕挨他的巴掌心想先问问大家再作答复。于是他大声问:“大家看我画得像不像赵相公呀?”“像赵相公!”湖边的采菱姑娘们大声说。

  钱相公一听大家都说他画得像赵相公就挣开赵相公的手说:“我画的就是你。”“放屁!”赵相公抢过画蘸上墨一下朝钱相公的脸上挥去。钱相公的脸上立即出现一大块墨迹他忙用手去脸上一抹这下眉毛、眼睛都成了漆黑一团。苏小小和采菱姑娘们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孙、李两相公也都发现自己被对方画成魔鬼一般他们和赵相公、钱相公一样也互相揪打起来。

  大家挥墨的挥墨踢脚的踢脚霎时间闹得不可开交越打越凶一直打到日落西山相公们一个个都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们抹着脸上的墨汁、汗水和鲜血睁开眼想再看一看船头上的苏小小可是苏小小的画舫早已划得无影无踪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61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