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故事网 青楼红颜 青楼漫谈之名妓风流

青楼漫谈之名妓风流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有不少看官会联想到“风流成性”,“一夜风流”等词语,但毛泽东有诗道:“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显然,这个“ 风流”跟大多数看官想的不是一回事。所以,看官不必再臆测床第之事,幻想房闱之情。名妓,就是青楼女子中的“风流”人物。

  除了风流之外,名妓还具有什么特色呢?首先,名妓要有几分姿色。但长得漂亮的就是名妓吗?若真是这样的话,一个打扮时髦,穿着性 感,搔首弄姿的漂亮妓女,就是名妓了。非也!有色无艺的妓女最多只能说是漂亮的卖肉者。这样的青楼女子,在美丽的脂粉下仍然是肮脏的 肉身。且“名”的意思就是有名,名声大。这就注定能成为名妓的绝对是凤毛麟角。因此,漂亮并不是判断名妓的标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天下间的名妓就数不胜数了。

  笔者近日埋头研究青楼文化,览遍章台风月,阅尽青楼名妓,总结出名妓的四个共性,也是成为名妓必须的四个条件。

  
一、非凡的技艺。光有好看的外表,而没有一门拿得出手的技艺,只懂得一些床上的技术,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废物一个,这种人 只能算作是最下等的妓女,甚至连青楼女子都称不上。名妓拥有的技艺是高超而非凡的,甚至独一无二,天下无双的,有时甚至连经过良好教 育的贵族女子都比不上。《琵琶行》中的青楼女子弹奏琵琶的技艺之高超,足以让人发出“此曲只应头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的感叹。白居 易也用“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语句来形容琵琶 曲的美妙和琵琶女技艺的高超。明末秦淮名妓马守真擅长绘画,尤擅长画兰,故有“湘兰”之称。《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是“兰仿 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故宫博物院还收藏有她的书画 ,她的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精品。对比现在的应召女郎,下了床后就一无是处,比起古时的名妓真是九牛一毛都不如。

  
二、高雅的情趣。青楼为什么叫青楼,前面已经对青字做了分析,这里不再赘述。青楼是有高雅的文化和优雅的情趣的。仅仅只为卖身赚 钱而设的场所,是窑子,是卖肉店,连青楼都称不上。自然,情趣庸俗,作为下流,眼睛只盯着狎客的口袋,开口闭口就是不堪入耳的黄色笑 话的妓女,即使貌美如花,也绝对不配称作名妓。明末著名文人钱谦益这样描述名妓马湘兰的居室:“所居在秦淮胜处,池馆清疏,花石幽洁 ,曲廊便房,迷不可出。”如此优雅的环境,你能想得到这是青楼女子的居室吗?这样的布局和环境,在当时的名妓住所中比比皆是。明末秦 淮名妓董小宛爱好品香,她收集各种名香,经常与丈夫冒襄(也是明末名士)于花前月下,静坐闺阁,燃香细品。如此情调,在当时就很少人 有,对生活节奏快速的现代人更不可能体会。正因为情趣之高,很多名妓都不愿接纳凡夫俗子。《清代声色志》记有一个名妓叫濮小泵,她不 喜欢轻浮的高干子弟。但一遇到文人才子吟诗作赋,就兴奋得什么都忘了,一整天都不觉得累。

  
三、极高的文学修养。青楼的主要顾客是士人。士人们能文能诗,文学修养高,不是跟他们说几个荤段子就能打发他们的。所以,不要说 名妓,就是普通的妓女都要有一定的文学功底,以便应付士人。连普通的妓女都有文学功底,就更不用说名妓了。唐宋两代,能诗能词的妓女 大有人在。唐朝蜀地名妓薛涛自小就有很高的文学天赋。小时候,薛涛的父亲在庭院中指着古桐吟诗两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然 后让她续诗,她续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妙!不愧为才女。既符合古桐的特征,又不就事论事,超越事物本身,而且还预示了她 将来沦落风尘的命运。薛涛的诗共计有五百多首,但现在流传下来的却只有九十多首,令人深为遗憾。另一位唐朝名妓鱼玄机也是能诗的才女 ,她的《赠邻女》是千古传诵的名诗,其中一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更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宋朝杭州名妓琴操擅长填词。一天, 杭州副市长读秦观的《满庭芳》,错读成“画角声断斜阳”。琴操指出错误,副市长问她能否把整首词改成“阳”韵。她不假思索,唱道:“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斜阳。暂停征辔,聊共引离觞。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鸦万点,流水绕低墙。魂伤, 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漫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长城望断,灯火已昏黄。”改韵却丝毫不改 词的本意,完全保留了原词的意味和意境。这样的才华,恐怕连蔡文姬、李清照这等公认的才女都不敢对其等闲视之。

  
四、名士的追捧。名士与名妓似乎天生是一对冤家。名士是文化精英,国之栋梁,怎么会看得上那些庸脂俗粉;名妓有非凡的技艺,高雅 的情趣,极高的文学修养,又怎么会屈身接待那些大老粗和暴发户?所以,名士和名妓这对冤家聚头了,“自古嫦娥爱少年”,名士慕名而来 狎名妓,名妓也被名士高雅的谈吐,渊博的知识,潇洒的风度深深地吸引,都欲以身相许。于是,名士与名妓,两情相悦,吟风弄月,留下了 许多至今仍被传唱的青楼佳话,如候方域与李香君的故事,柳永与众青楼红颜知己的故事。近朱者赤,妓女和名士接触后都大红大紫。在与名 士的朝夕相处中,她们逐渐身价备增,名声大振,逐渐的成为名妓。清朝著名思想家王韬写过一本笔记体小说,叫《凇滨琐话》,里面记载: “君至都门,当多作诗词赠余,竭力提唱,俾增身价,当有风流名士知妾名也。”从中可知士人宣传对妓女的作用。苏轼被贬黄州时,很多官 妓向他求诗,只有一个叫李琦的妓女从没得过他的诗。不过,李琦时来运转,一次苏轼喝醉了,没发酒疯,却大发慈悲,给她题诗:“东坡五 载黄冈住,何事无言赠李琦。却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吟诗。”有大文学家苏轼的诗作招牌,还愁出不了名!自此李琦声名鹊起,一发不 可收拾。清朝著名诗人袁枚也品评过很多青楼女子,他品评的妓女基本上都成了名妓。《桃花扇》浓墨重彩地描写了李香君这位才貌双全,侠 肝义胆的青楼传奇女子,但如果没有孔尚任的作品,可能我们还不知道有李香君这个名妓,即使知道,对她的认识也难免模糊和片面。

  这四个共性,再加上前面所说的姿色和风流,成就了名妓。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名妓如过江之鲫,不胜枚举。但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 片叶子,不同于庸脂俗粉的名妓自然都有超凡脱俗,独秀一枝之处。兹举看官比较熟悉的几个名妓来探讨此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后宫故事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nshare.cn/1364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